出水芙蓉 - 婷停五月深爱五月,夜夜擼日日日射,九九热爱视频精品
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出水芙蓉

出水芙蓉

出水芙蓉

上了床,玉梅躺在我怀里,手抚着我的胸膛,小声道:“刚才你干什么坏事了?”我使劲抓了一下她水绵绵的乳房,轻声笑道:“瞎说,我哪有做什么坏事。”
  
  “坏蛋,就知道骗我!”玉梅掐了一下我的小奶头,咬着我的耳朵道,“大灰狼你说,刚才是不是欺负妈了?”我一翻身压在玉梅身上,亲吻着她的香唇道:“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欺负妈呢?”
  
  玉梅可能好久没有跟我在一起了,反应特别激烈,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可着劲地咬我,让我差点没背过气去。“呼——”终于让我透出一口气,手从上往下轻轻感受着她那肉体的玲珑,享受着这份让我眷恋的美妙,喘忽忽地道:“大宝贝儿,那地儿伤好了吗?”说话之间我的手抚上了玉梅不久前刚为我生过小宝宝的那地儿。
  
  玉梅分开双腿将我的手紧紧夹住,喘息息地蜷伏在我的怀中,娇滴滴地轻啊了一声,羞羞地道:“老公,小妹妹还没有恢复好哩。”我轻柔地用小拇指儿划拉着她的大腿内侧,小声笑道:“大宝贝儿,你什么时候学会用‘小妹妹’这个词了?”
  
  玉梅偎在我怀里撒娇道:“还不是叫你的小情人给祸害的?”我呵呵道:“我的情人,哪一个?”
  
  玉梅扑哧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赶忙掩住嘴,然后翻身跨俯在我的身上,掐着我的脖子,强忍着笑道:“说,你外头还有几个是我不知道?”我伸手将她朝怀里一揽,让她那一对溢满奶水的香乳紧压在我的胸膛上,笑道:“什么几个几个的,不就香儿卿儿她们两个吗?”
  
  玉梅像个小娃娃似的撒娇不依道:“大灰狼,想骗我呀,没门,快说除了两个妹妹还有别的什么人?”我拨了拨她额前散乱的秀发为她捋至脑后,笑道:“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了。”玉梅小嘴一翘甜甜地道。我不解地道:“为什么呀?”
  
  “这你别管。快点告诉我嘛。全部。”
  
  “好。真的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恩。快。”
  
  ……“你个大坏蛋,你怎么连大嫂和二嫂都给上了?”
  
  ……“怪不得咱们那次刚从城里回来的时候,丽嫂看你的表情怪怪的,原来你们两个有私情,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色狼。”
  
  “这事可不能全怪我,我又不是柳下惠。”
  
  “咯咯,你要是柳下惠,我就是观世音了。”
  
  “谁说你不是观世音,你就是我的观世音……”
  
  “老公?”玉梅声音幽怨着轻轻呢喃道。
  
  “嗯。”我从背后抱住她的腰,轻声应道:“怎么了?”
  
  玉梅顺势将头枕在我的身上,呼吸着男人身上弥漫的气息,说道:“老公你以后经常会这样忙吗?”我轻抚着她那依然隆起着的小腹,吻着她的秀发,歉声道:“对不起,这几天确实是太忙了。忽略了你和宝宝,真的对不起。不过,我向你保证以后不会了。”
  
  玉梅翻转身勾住我的脖子,喜悦道:“真的吗?”
  
  “那还有假?等以后度假村上了轨道,老公就把所有的工作交给别人来打理,到那时就能够天天陪在你们身边了。”话未落音便觉香气扑鼻,玉梅的小嘴再次吻住了我。两条舌头缠在一起,亲密无间,唧唧有声。一朵朵灼人的爱的火花在两人心中闪烁,爱海波涛无休止地扑打着两人的敏感的神经。双方都得到欢悦的快感。
  
  “高兴吗?”
  
  “嗯。”她带着幸福的笑容,合上眼睛,双手抚摸在我的背上。感觉自己在飞翔,飞向天堂。
  
  在玉梅温柔似水的抚慰下,我欲火高炙,浑身热如火烫,腰间之长物更是坚硬如铁炙红胜火,急需找个冰洞解火,可惜,虽美人在怀却不便吃也。
  
  火热被握,玉梅娇声道:“老公,怎么几天不见,它好象又长大了一些?哦,硬的跟个铁棍似的,难受吗?”
  
  我强忍着心中的蠢蠢欲动,说道:“嗯。真的好难受。若不是你那儿不方便,老公真想跟你大干一场,慰劳慰劳你的小妹妹。”
  
  玉梅嘻嘻笑道:“要不我给你吹吹?”
  
  “嘿嘿,等一下,我关灯。”我伸手欲去关灯。
  
  玉梅伸手拦住,春情满面地道:“不要。”
  
  我看了一眼岳母的软榻,见岳母依旧将自己蒙了个严严实实,便道:“有妈在哩!”
  
  玉梅眉眼如丝,咬着我的耳朵说道:“假正经,刚才也不知道是谁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呵呵…”
  
  “老公,说起来妈也挺苦的。听妈说爸的身体早就不行了。”
  
  “哦。”
  
  “老公。”
  
  “嗯?”
  
  “要不…”
  
  “要不什么?”
  
  “要不…要不你将妈也给收了。”玉梅吞吞吐吐,羞于言表。
  
  “啊,这怎么行?”
  
  “少装了。刚才你没想吗?”
  
  “想归想,但行动却是不能,毕竟这是她是你的妈妈,我的岳母。”
  
  “嘻嘻。我相信老公不是个有心无胆之人,你连丽嫂、大嫂和二嫂都敢干,还怕这些,真是的。”
  
  “你不反对?”我疑惑不解,玉梅不是很反对我跟她姐妹之间暧昧的吗?可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要我将岳母也给干了?
  
  “虽然有点怪怪的,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更妈妈好上,嘻嘻,谁叫你的家伙又粗又长、又硬又烫,让人无法招架。玉真说的对,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又不能侍侯你,正好妈妈内里空虚,爸又丧失了那个能力,你这个做女婿的不安慰她谁安慰她……”明明是脱离伦常,却被她说的是如此冠冕堂皇。
  
  岳母躺身在软榻之上,浑身大不自在,总感觉一双火辣辣带着电光的眼睛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挥只不去,抹之不掉,心里乱乱的。如今又断断续续地听到女儿女婿的对话,心里更是如同长毛,乱糟糟杂成一团,让人混乱,不知何去何从。
  
  “你们真的这样认为?”我想确定一下。
  
  “嗯!”四目相望,眼里都燃起的爱火。
  
  仿佛猛然间我的双眼一亮,岳母迷人的玉体象艺术珍品般出现在眼前。她的细嫩的皮肤,高耸的山峰,肥圆的屁股,茂密的森林,晶莹的露水,叫我神迷心荡。再加上漂亮的脸蛋,高贵的气质,多情而撩人的眼神,我就算是修行一世的老僧也会不顾一切地一扑而上。
  
  “有花堪折只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好。我干了。不过,今天不适合,以后再说吧。嘿嘿,我已经答应你了,你可要先给点奖励呀!”
  
  “什么奖励?”
  
  “吹箫!”
  
  “坏蛋!”玉梅媚笑如春,挣扎着爬出我的怀抱,转身骑在我的胸膛上,让一个又大又肥的大屁股正对着我趴了下去。
  
  美美的亲上几口,便整个吞下,用香舌一下一下的,时而温柔,时而猛烈地对付起我的家伙来。玉梅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了,口技早就练了出来,绝对的一流水准,而她又很卖力,因此,我得到的享受也是不同凡响,难以形容的。
  
  “哦!”玉梅香舌轻轻一撩,我便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
  
  我呼呼地喘着气,伸手抓住玉梅的两个白花花的屁股蛋子,象玩玩具一样摆弄着,又象得到宝贝儿似的,在股沟处频频拨弄着,挑逗着。两半屁股就象花朵一样,为我美丽地盛开着。
  
  香舌翻飞,激情四溢。
  
  我被玉梅啯得销魂蚀骨,忍不住挺动屁股。为了得到女人更多的温柔,我的手又探入玉梅的下边。在森林中徘徊着,在小溪内漫步着,在菊花上舞蹈着,每一下都象在弹琴,弹琴的结果,是小溪泛滥成灾,使女人更象个女人。
  
  战鼓轰轰舌翻浪,雷声阵阵手卷云。
  
  突闻软榻声响,我偷眼一瞄,但见薄毯之下的岳母正辗转反侧,不能安心入眠。
  
  “砰!砰!!砰!!!”岳母的心跳像鼓点一样越来越急,她万万没有想到女儿女婿居然会在她的身边大演床戏,而且还是在明明知道她没有睡着的前提下,开着灯,其中之意图可想而知。
  
  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赛豹”,是说女人到了三十到五十岁这个年龄,性欲会比从前更旺盛。人到了不惑之年,渐渐被家庭冷落,甚至抛弃,儿女都到了恋爱的年龄,老公大部份都有婚外情人,她们几年来倾心扮演的妻子和母亲的角色慢慢退出场外,那些被家务压抑的性欲就会死灰复燃。然而,四十岁的女人开过了花,结过了果,成了干草一堆,很难得到男子的温存与爱抚。这样的女性一旦性欲无法满足,会引发心理与生理上的很多毛病,也就是所谓的更年期综合症。于是皮肤更加干燥,月经不调或闭经,失眠,多梦,经常出虚汗,大动肝火等。为了解决这一系列的问题,做个真正的女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男人让自已性欲得到满足,达到养颜治病的目的。
最近太过忙碌,精神欠佳,办起事来总感精力不继。昨天晚上跟玉真三女几番云雨,战斗太过激烈,差一点没趴在女人的肚皮上爬不起来,于是乎今儿个一大早便起来准备去爬*近大夏湾口的松山。
  
  这山不高,海拔300米不到,满山长满绿油油的针叶松,每到山风吹来时,呜呜呜,那松针就像毛毛细雨一样飘荡于山林之间,行人走在其间真是好不悠哉游哉。
  
  跑步来到山下,这里已经聚集了好多早起晨练的人们。这里的空气含氧量明显高于其他地方,无论老人、大人或孩子都喜欢这里的清爽。
  
  山虽不高,却颇有艺术之美,具体而微,就像一个精美的漏斗倒扣在河湾之畔。
  
  山脚下是老人们的天堂,山腰间是孩子们的乐园,山顶则是大人们攀登的方向。
  
  清晨的山风托着我的脚步迅速朝山顶爬去。然未到半山腰便气喘吁吁,脚步也越来越沉,两腿好似灌满了沉重的铅液,一步也不想继续迈下去。
  
  *在一棵笔直的社针叶松上,呼呼地喘着粗气,抬头仰望山顶,那斗柄好似一根尖利的松针插入了云天,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山顶就是自己的极限。如此,疲惫的心里不免颇多感慨,少年时健步如飞,上下松山仅仅是盏茶光景,如今没到山腰却已经半袋烟过去。
  
  半山腰里看风景虽不是山顶那般看的高远,却也是别有一番异样的风味。
  
  美丽的山顶远远地飘来一阵动听的悦耳歌声,伴随着清凉的晨风徐徐传来,磁性而传神,惬意而令人沉醉。
  
  这歌声淳朴中带有诗情,嘹中亮充满着画意,比起现在的那些动不动就嗯嗯啊啊、哼哼哈嘿、无病呻吟又搞姿搞势的声音,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轻轻地闭上眼睛,舒服地斜*在松树上,让山顶飘来的美妙歌声象流水一样静静地滑过我的神经,涤荡而净化。
  
  “三哥,怎么停下来了?”四弟小超不知道什么时候喘嘘嘘爬到我旁边,打断了我的沉醉。
  
  “你也来啦。”我伸展了一下胳膊,踢了两下微微发酸的腿脚。
  
  “咳,不锻炼不行了,手脚越来越硬一点也不灵活了。”小超屁股*在一棵松树上,弯下腰,两手扶住膝盖不停的喘着粗气。
  
  “是呀,少年时锻炼的好身体都快被消磨殆尽了。”使劲摇动着微微发福的腰身,我抬头望向山顶,这时山顶的歌声已经停下了,“知道刚才是谁在山上唱歌吗?”
  
  “你不知道吗?”小超有些意外看向我,“她昨天还去了你家呢?”
  
  “昨天去我家了?”我感到好奇,“我怎么没听玉梅说过呢?”
  
  小超古怪地挤眉弄眼,嘻笑着说道:“你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待在度假村里有几天没有回家了吧,两人之间甜蜜的话还聊不完哩,哪里还会说些别的。”这小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了,怪里怪气的习惯还是没有被修理掉,四弟妹还真得是要继续努力呀。
  
  “好了,就你知道的多,快说是谁?”我翻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卫生球清理清理奇怪的脑袋里面古怪的想法。
  
  小超嘿嘿笑了两声,然后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清理一下嗓子,说道:“三哥,还记得小时候总是跟在咱们屁股后面跑着玩儿的小香玉吗?”
  
  “你是说春香嫂家的那个小丫头吗?”被小超这么一提醒,我突然间想起了童年那段快乐无忧的岁月里一些美丽的人和事。
  
  “嗯。是的。”
  
  “原来是这个小丫头呀,难怪这歌声那么动听。”
  
  “是呀,她小时候歌唱得就好听,是咱们的‘小香玉’。不过,三哥,现在你可不能再叫人家小丫头了。”
  
  “怎么了?为什么叫不的?”
  
  “那不,你看看就知道了!”小超抬手向山上指去。
  
  “啊!”顺指望去,我不由惊叹出声。
  
  美人如花,云端的仙子呀袅袅然飘落凡间,从葱葱郁郁松涛如海针叶飘舞的山林中静静地走了出来。
  
  那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美啊!不似黄蓉的小巧玲珑,也不似小龙女的清丽与出尘;不似青霞的典雅脱俗,也不似曼玉的娇娆与曼妙。
  
  总之是摄人心魄,清纯而不妖艳,娇巧而大方,引人神往,圣洁中又多灵动,惹人怜爱。
  
  如水般的墨色长发在山风中飘扬,雪白如玉的脸颊红润有加,修长略弯的睫毛孑然有秩,小巧清丽的鼻翼,丰腴红润的小嘴,盈盈可握细长的白瓷脖颈,晨曦的霞光映照在少女完美的脸颊上,安详而和谐,总让人很难认为这是人间,真是好一幅绝美的泼墨水彩,此景只须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小哥哥。”香玉有如一阵香风般卷入我得怀里,少女醉人的幽香呛得我面色通红,纤腰盈盈一握,魔鬼般苗条的身材透着一股成熟的女人味,真是让人鼻血不涌不行。
  
  “小丫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说你在上海读书吗?”我强忍着鼻血沸腾,把香玉不着痕迹地推开,小丫头的火辣身段真是让人不敢招惹。
  
  “小哥哥最坏了,连人家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人家可是经常想着你哩。”小丫头把嘴一噘,装做生气的模样,那娇态仿如熟透的富士苹果红透透诱人的可爱。
  
  这小丫头还是和小时侯一样动不动就拿出她的精妙绝招杀手锏,别的女子的杀手锏无非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之类的普遍招数,而小丫头在这些招数之外还另有一独门招数——不用装的可爱。
  
  一个本就可爱到极点的女孩如果装起可爱来,试问有人能够招架得了吗?
  
  小丫头装起可爱来真是让人大是没辙,即使有可爱教主之称的台湾小天后搞怪的土拨鼠也要大跌眼睛,真是不见泰山不知道山高,不见峨嵋不知道山秀,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
  
  我向着在一边看热闹的小超使了个眼色,让他帮忙解解围,这丫头一闹起来可不得了。
  
  谁知,小超这家伙居然不顾兄弟情意,被美女的眼睛一瞪,也不狂喘粗气了,象一只狂窜的山猫一样飞快地朝山顶跑去。
  
  没义气的家伙,我狠狠地望着小超逃窜的背影,真想使劲朝他屁股上踢上几脚,以解我心头的怒意。
  
  小丫头狡黠地掩口偷笑,末了还不忘偷偷地眇了我几眼,真是个难缠的小丫头,比起玉香那个小妖精实在是不惶多让。
  
  “好了,丫头,欺负的哥哥还不够吗?”我无奈赔笑求饶,真是拿她没办法。
  
  “嘻嘻,还是小哥哥对我最好了。”儿时的小丫头如今都已经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却仍旧像小时侯一样特爱粘我,喜秫秫伸把抱着我的胳膊,软绵绵的身体紧*着我差点没让我的神经当场失去自控。咳,这小丫头真是一丁点也不知道避嫌。
“都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跟长不大似的。”被一个这样美丽而成熟的女孩挎着搂着,说实话打心眼确实挺受用的,可是深入一想不免脸红,又觉不对而脸庞发烫,且人言可畏,闲着无聊的长舌妇总是喜好搬弄是非,三人成虎实在让人深恶痛绝。
  
  小妮子好象故意跟我过不去,可爱的小鼻子微微一皱,娇声嗔道:“哪里不大了?”说话之间还不忘示威似的挺起高耸的胸脯。
  
  “丫头你可不能这样欺负哥哥。”小丫头的诱惑太大,虽然已经是过来人了,却依然是让我血脉暴涨,实在无奈,只好求饶了。
  
  “哼,谁叫你还是一句一个小丫头的叫人家,人家哪里小了嘛!”
  
  噢,乖乖,原来这小妮子是在怪我还是跟小时侯一样喊她小丫头了,咳咳,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至于吗?
  
  “你本来就是个小丫头嘛,不叫你丫头叫你什么,香玉吗?”小丫头还真是具有绝佳的艺术天赋,我这一句话没有说完,她已经变化了多种表情。
  
  小丫头猛然一使劲,从两根如玉的手指间冒出一个清脆的响指,笑道:“Bingo,youareright!”
  
  是呀,小丫头长大了,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十年前的扎着两个朝天辫的小不点如今已经如出水芙蓉般曼妙多姿了,怎么还能继续叫人家小丫头呢?
  
  “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好,以后不再叫你小丫头了行吧?”小丫头缠不清,呵呵,我只好妥协!
  
  “不行!”美丽的女人就是善变,意外总是发生在让人不经意间。
  
  “为什么?”我疑惑不解,小丫头糊弄了半天不就是不想让别人叫她小丫头吗,怎么又变卦了呢?真是搞不懂这奇怪的小丫头。
  
  “因为你是个大傻瓜!”小丫头突然小舌头一伸作了个鬼脸甩开我的胳膊朝前跑去,曼妙的秀发抚过我的脸庞,散发出诱人的芳香。
  
  望着前方飘荡的墨色瀑布,我不由地出了会神,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着跟了上去。
  
  烈火般的骄阳迈动着火辣辣的脚步冉冉上升,把夏日的火毒无情地撒向人间,摧赶着夜的清凉。
  
  “你怎么现在回来了,不是还没有到放假的时间嘛?”背阳的山道上,我与香玉并排起走在树木掩映之间,偶尔有几点火热的霞光透过层层阻碍与清凉的晨风混在一起,暖洋洋让人倍感舒服。
  
  “怎么了?不欢迎吗?”真是三句话不离其刁钻的小性子。
  
  “什么话,这里是你的家,有什么欢迎不欢迎的。”
  
  “哼,算你识相!”小丫头胜利似的甩了甩如瀑布般泻于肩头的长发,嫣然一笑,说道:“小哥哥的度假村都已经正式开业了,作妹妹的虽然帮不上什么忙,怎么着也得回来一趟吧。”
  
  “学校里允许吗?”
  
  “笨呀,本姑娘只要略施小计,这点小事还不是手到擒来,嘻嘻。”
  
  “快考试了,能跟得上吗?”
  
  “不是吧,小哥哥你怎么跟没上过大学似的?大学里面的考试不就那么回事么,临时抱抱佛脚不就OK啦!”
  
  可不是吗,以前咱上学的时候还不是东跑西跑,南搞北搞的,一学期下来专业的东西没学到手,杂七杂八无关学业的东西却弄懂不少,临了考试的时候才知道抱着课本与复印的笔记点灯熬夜通宵达旦经典重点难点疑点一囫囵全吞下去,然后考试一过却看几家欢乐几家愁,没有及格的同志也是大有人在呀。
  
  想起过去上大学那会儿无忧无虑天花般烂漫的青青岁月,还真有颇多让人回味无穷向往无限的事儿。
  
  呵呵一笑,话头一转,我说,“丫头,哥哥都快三十岁了,孩子都有了,以后你可不能小哥哥小哥哥的这样叫了,否则别人会笑话的。”
  
  “你是我的小哥哥,永远都不会变。”说话之间,小丫头又挎上了我的胳膊,“哼,谁爱咋地咋地,只要我喜欢就好了。你没听有人这样说过吗,‘做什么事前,一定不能委屈了自己。’”
  
  “吆,丫头,还一套一套的,真不明白你的小脑袋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离经叛道的想法咋就这样多哩!”
  
  真是让人无法理解,难道现在的小女生都是这样吗,希奇古怪的离经叛道的思想总是很多,家里的那个小妖精可不就是这类人中的翘楚。
  
  离经叛道?严重了!
  
  这下子小丫头可不愿意了,周星星版的美女撒娇拳如同雨点般降落在我身上。
  
  “哼,你还不是一样?”
  
  “我?我怎么了?”
  
  “你不是也有两个老婆嘛!”
  
  丫头的语气听起来怪怪的,不知道是我多心了,还是怎么了,总感觉周围充满了浓浓的酱醋酸味。
  
  “你跟我不同。我是男人。”
  
  死猪不怕开水汤,豁出去了,我是男人我怕谁。
  
  “封建。大男人主义。哪里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
  
  现代社会男女是平等的,女人也顶半边天了。
  
  “哈哈。”我尴尬地笑了,“丫头就知道跟哥哥斗嘴,咋就跟小时侯一点都没变呢?”
  
  女大十八变,出水芙蓉般美貌如花,似画中走出来的仙子,却依然是儿时青梅与竹马的那个小妹妹,至少个性是一点也没有变。
  
  小丫头红艳艳的小嘴儿一噘,抛给我两个卫生球,嗔怒着说道:“可是小哥哥却变坏了。”
  
  丫头生气的模样儿极度可爱,诱惑无限,让人无法招架。
  
  “我又怎么了?”
  
  “你答应我的事情没有做到。”
  
  “什么事情?”奇怪,“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答应要娶我做媳妇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