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吴澈的大竹峰游记

吴澈的大竹峰游记

按说这秋天的天气,不应该是如此的炎热,但大竹峰上却出现了这不应该出现的气候,甚至天空中都隐隐有些暗红色潜伏,像是在酝酿着什麽。
  守静堂前,田不易一脸无奈的带着一个白衣青年走了过来,本来收了一个张小凡这般资质差劲的徒弟就让他很不爽了,没想到今天道玄又给他塞了一个,真是岂有此理!拿我大竹峰当什麽了,垃圾桶麽?
  不过气归气,但是木已成舟,他也无可奈何了,把这名叫做吴澈的小子带进屋里。
  「这是掌教让我新收的弟子」田不易一脸阴郁的对迎上来的苏茹说,聪慧如苏茹者,听到他的话,便能猜想到大概发生了什麽了,便让田不易坐下,自己对吴澈温婉一笑:「你师父就这个样子,虽然脾气不好,但人不坏的」「哼」田不易冷哼一声,不置可否,为吴澈介绍起来「这是你师娘,还不快见礼!」「是,是」那叫做吴澈的青年很惶恐的样子,连连点头称是,却有些畏惧不前,见他此状,田不易心中更是郁闷,此等心境岂是可造之材?
  苏茹似也看出他心中窘迫,施施然理了理鬓角散落的秀发,用尽量柔和的话音安抚他:「别紧张,这是拜师不可缺少的礼数,照你师父教的做就行了」吴澈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仪态端庄,风姿绰约的美少妇对自己软语安慰,一时竟是有些痴了,良久方才回味过来,捧起苏茹娇美的脸庞,亲了下去,与她激吻起来。
  看着自己妻子与新收的徒弟在面前舌吻,田不易虽然有些不喜,但细细想来,如此作为并无不妥,毕竟这是拜见师娘必要的礼节嘛,只是看那小子笨手笨脚的样子,估计苏茹与他接吻也不会太舒服,想到此节,田不易又忍不住出言嘲讽「真是朽木难凋」刚说完,接吻中的苏茹与吴澈也停止了口舌交接,分开时发出啵的一丝轻声,有一条水线在二人最间黏连。
  「做的很不错哟」苏茹强忍着嘴里黏黏的不适感,对吴澈微笑着,那笑容难称惊艳,却有着令人安宁的力量,被她如此注视着,像是回到了小时在母亲陪伴下快乐的日子,哪怕是吴澈,也顿感心安。
  「呵呵」吴澈只是傻笑着并未说话,如此蠢样让田不易更是不忿了。
  「你都跟师娘见礼了,那师娘也不能小气,我身上这件肚兜,是水月师姐为我缝制的,随着我有三五年了呢,便送与你了」说着,苏茹本想就此作罢,忽然脑中一怔,想到了什麽,便开口说道。
  说完,苏茹僵硬的解开衣扣,对吴澈说道「这礼物可得你亲手取下哦,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想拿到礼物,就得自己努力」如此诱惑之下,吴澈虽然看似木讷,但哪还忍耐的住,颤颤巍巍的伸出双手,在苏茹鼓励的目光下,一个个解开了她衣衫上的扣子,扯下碍事的束腰,接着是中衣,彻底褪下后,苏茹上身便只剩下那一件包裹着胸前蓓蕾的绣花小肚兜了。
  苏茹仅着内衣毫无顾忌的站在新入门的弟子面前,却并未觉得有何不妥,只是毕竟秋凉,略有些寒意,但看着吴澈盯住自己胸前火热的眼神,也不由欣慰一笑「好看吗?」「好……好看的很」吴澈吞咽着口水,难以掩饰的心情激荡。
  「那你可以摸摸看,看看喜不喜欢师娘送你的礼物」苏茹双手在肚兜上轻弹两下,引得胸前乳波荡漾,虽然做着如此淫荡的动作,可面上仍是一副端庄娴雅的表情,看得吴澈的心也随着荡了几荡。
  终于,他忍不住伸出了双手,在苏茹肚兜上抚摸着,隔着细薄的布料握住那对椒乳,揉捏把玩起来。
  真不愧是当年惊才绝艳的万剑一都要倾心爱慕的佳人呢,吴澈心中暗赞,手里传来美妙的触感令他十分受用「师娘送我的礼物……真的很不错呢」「呵呵,你喜欢就好,快拿去吧」苏茹大大方方的笑道。
  吴澈恋恋不舍的把双手从苏茹两只玉乳上挪开,扯下被揉的有些皱的肚兜,放到鼻尖忘情的嗅着仍残留其上的美人体香,如此蠢态,落到田不易眼里自然又是一声冷哼。
  看着自己这个八徒弟,田不易是怎麽看怎麽不顺眼,只求他尽早完事早点离开,莫要在这里碍眼,看到吴澈收下苏茹的『礼物』后仍不继续,还在那里品鉴着礼物耽误时间,顿时便有些恼了,催促道「还等什麽呢,之前让你准备为师娘奉茶,莫非忘记了?」「没,没忘」吴澈连忙收起肚兜,一脸惶恐的回答。
  苏茹见状不满的瞥了一眼田不易,怪他语气太冲吓到了吴澈,尽量柔和的对吴澈说「不要太麻烦,意思到了就可以」「嗯」吴澈点了点头,把裤子褪下,露出一根粗长的巨棒来「只是我自己取不出茶水来,还需要师娘助我」「哦,需要我怎麽做?」苏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