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政的家教老師】 - 婷停五月深爱五月,夜夜擼日日日射,九九热爱视频精品
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我是小政的家教老師】

【我是小政的家教老師】

我是小政的家教老师2008-2-6 发表于 痴汉论坛                            (一)  和老公结婚一年多了,一直赖在家里没去工作………  一方面是自己不过是个英语系毕业生,没什么其他了不起的专长,但说真的英文也没好到哪里去,索性婚前就把工作辞了,专心准备婚礼,结婚后就赖在家里当少奶奶了;一方面实在是老公赚太多了,一个月十几万,叫人怎么会想工作?(这才是重点)  但是对一个28岁的青春「少妇」来说,赖在家里这一年来当然被朋友们嫉妒到死………与其说是嫉妒,不如说是嫌恶,说我又不事生产,没工作又不生小孩,对社会一点贡献也没有………  老实说我很想对他们吼「我老公说疼我,他赚就好,不用生小孩,陪他做爱就好,你们管屁啊!」但我还没这么白目想变成没朋友的深闺怨妇,被念久了,只好摸摸鼻子,上了104………「兼职网」,心不甘情不愿的刊了自己的履历表在上面,心想这样总是有诚意了吧,兼差也是有在对社会贡献了吧!  没想到才过一星期,竟然有「雇主」找上门了,果然是找我做英语家教兼伴读的,没想到我也是有行情的嘛!  看了一下需求上课时间是每周一三五晚上6:00~10:00,也好啦,老公最近工作都忙,总是忙到半夜才回家,我去兼个差也省得无聊,然后忽然看到对方愿意付每小时2000元的薪资,马上不加思考的就同意这份case了………  终于到了第一天上工,我抱着几本课本战战兢兢的踏入那栋豪宅………真的是豪宅,它位在行情最好的路段上,每扇窗看出去都是闪烁的夜景,室内也是百坪以上的空间,几乎可以在家里踢足球,让我这个土包子看傻了眼,也让我更绷紧神经………  我的这位「学生」是一位国中二年级的小男生,叫做小政,个子不高,显然就一付还没长好的样子,我身高163,他竟比我矮个5公分有吧,有着一双看起来蛮聪明的眼睛,但说话唯唯诺诺,像是深怕被别人骂的感觉………  但让我惊讶的是,这么大的一个家,好像竟然只有这一个孩子在………就只有他「接待」我,然后带我去他房间开始上课,然后给我一张他爸爸留给我的纸条,上面写着要麻烦我多照顾小政之类的客套话………  小政上课倒是非常乖巧听话,这倒跟我这个话多的老师相反,整整四小时就像我的个人演讲时间一样,劈哩啪拉的一下子就解决掉了………  「小君姊姊,谢谢妳。」好有礼貌的小孩啊!  「不客气啦!」我微笑的回了礼,然后我很好奇的东张西望了一下,小声的问小政「你家人呢?」  「没有家人,我没见过我妈,她在我出生不久就死了,我爸今天又去大陆了,Teresa上星期也回菲律宾了,所以只有我一个人………」  他说的很轻松,一付很习以为常,但我却听得很不可思议………这是什么样的家啊?竟然让一个国中生单独住在这里?  我回家入睡前忽然睡不着,想着小政的生活,没有妈妈,也没有家人,也难怪长不好,说话也没生气,这是为了赚钱牺牲小孩的最佳写照吧………  第二次上课开始,我就会买些小零食,带几本轻松的杂志去跟他一起看,或者有时候陪他聊天,跟他一起看电视,反正家里没大人,就随我这个小君家教胡搞啰!  小政似乎也很开心有一个人可以陪他,慢慢的会把一些他的心事,学校发生的大小事都跟我说,我也都很乐意的倾听,然后跟他一起打抱不平,或者帮他想办法解决………慢慢的我们变成了好朋友,有时候还会一起打打闹闹的,老实说我不知道他学业有没有进步啦,但我相信他应该变比较开心了………  就在大约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小政忽然不太说话,又回到之前的阴沉,我觉得很奇怪,上完课时问他怎么了………  「我爸爸本来今晚会回来的,结果又说不回来了………」眼神尽是落寞………  「啊怎么会这样,那小君姊姊今天陪你晚一点好不?」  「那个……小君姊姊…………」他忽然变得吞吞吐吐。  「怎么了?」  「妳……今天晚上可以不要回去吗?」他用一种很渴望的眼泪看我………  「ㄟ?这个………应该………可以吧…………」我倒是很久没在外面过夜过了………  「YA~~谢谢小君姊!」小政忽然整个人扑到我身上,拦腰把我紧紧的抱住,可以感受到我的留下对这个孩子有多大的振奋………  我打了电话跟老公说一下状况,老公也很大方的答应了,于是我带着小政去便利商店买了一堆零食,带着一种开party的心情回来,把零食撒在客厅桌上,在偌大的房子里开始我们的partytime,他开心的又蹦又跳,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滔滔不绝讲着他学校里的事………  时间慢慢接近12点,我开始负起褓母的责任,叫他准备去洗澡睡觉。  「那个……小君姊………」  「啊~又怎么了?」看他又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还真好笑。  「那个……妳可以………陪我洗澡吗?」  ㄟㄟㄟㄟ??!这是什么情况?洗澡?会不会太over了点?你小君姊我可是只在自己男人面前脱光的!你凭什么………  「不可以」本来差点就从嘴巴吼出来,但忽然一转念………但……小政不过是个孩子啊,一个14岁的孩子,足足只有我一半大,不是男人啊,跟一个孩子洗澡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  「ㄜ……好啊………」我也不知道这样回答对还不对,反正我答应了………  「YA!那我先去放水来泡澡。」他很high的进浴室,然后我摇摇晃晃,有点忐忑的跟着他一起进去………  水一边放,他一边很开心的脱衣服,没两三下就脱得精光,然后噗通一声就跳进浴缸里,这浴缸还真大,大到可以游泳了,简直跟motel没什么两样了。小政开心的在水里滚来滚去,我忽然看到他的小弟弟也跟着若隐若现………  真的是小朋友耶………我不禁这么想,因为那小号的尺寸真的让人不得不比较起来………跟老公比当然是没得比,婚前交过几任男朋友,有几个也是小size的,但跟小政比也是胜之不武,但也因为这样让我忽然戒心减轻不少………  「小君姊下来玩嘛!」这小子兴高采烈的对我挥手。  我偏着头想了一下………「小孩子嘛」这样的想法略过了我的脑袋,我开始慢慢脱掉身上的衣服,解开我的胸罩,露出胸部,又慢慢的把裙子跟内裤脱下,放到旁边的衣架上………一转身,发现小政眼睛睁得大大的注视着我的身体………  「干嘛这样看我,你没看过你妈……」我赶紧把话又吞回去,小政毕竟真的没看过啊!我这样说不是太伤他了………  「没看过………」小政脸上的笑容忽然收起来。  「啊不是啦」我赶快换了一个态度,「那你看小君姊身材美不美啊?」我撩起了长发,摆了一个搔首弄姿的样子给他看………  「好像很美耶………不太懂………」他一愣一愣的眼睛还是直盯着我的胸部看………  「什么好像,是真的很美~~~」我一边说一边跨进浴缸里,还推了他的头一下。  「你要知道,小君姊我可是大家公认身材超好的大美女,能跟我一起泡澡是你的幸福喔!」我开始跟这小子炫耀起来。  「怎样算身材很好?」  看来这小子是真的不懂………「就是胸部大,腰细,屁股大得刚刚好,腿又长又美啊」  「胸部要多大算大啊?」  「ㄜ……也不用太大,就标准以上,大概C cup以上吧」  「C cup?」我就知道我又说了一个他不懂的东西………  「就是……你看小君姊的胸部」我捧着胸部,「这样是Dcup,比小君姊小一点点就可以算大啰!」我开始有点得意起来,难得可以这样跟人炫耀。  「喔……」他一付似懂非懂的样子,眼睛还是没有离开过我的胸部,但是那种眼神并不是色瞇瞇的,而是真的看到一样没看过的东西一样,充满了惊讶和好奇,而且从他完全没有挺起迹象的小弟弟就可以理解了………  「你知道这是女生的胸部吧?这不是用来这样看的,是要给小宝宝吸奶的………」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连这个都不知道。  「吸奶?」他露出惊讶的表情。  「就……」忽然觉得这孩子真可怜,连吸奶这件事都不懂,小时候也没吸过妈妈的奶………忽然一个念头闪过………  「你过来,吸吸看…………不能用咬的喔!」我不知道哪来的念头,我把他拉到我胸前,把他的头压到我左胸前,他看了看我,张开嘴一口含住了我的乳头,开始用力吸了起来………  我忽然全身像触电一样震了一下,一种奇怪的感觉从乳头扩散开来,传遍全身,传到私处的时候,那边又像一阵被电到一样又传了上来,直冲脑门………  原来被孩子吸奶是这种感觉,乳头会痛,也会有点兴奋,但跟老公挑逗却完全不同………我抱着他的头,看着他很认真的在吸着,就真的像一个妈妈在喂奶一样………  忽然他放开乳头,抬起头问我,「没有奶耶小君姊………」  「废话!要有怀孕生小孩才会有奶啊!」我好气又好笑。  「喔,那平常要拿来做什么?」  「拿来………给男生玩赏用啊………」我一说就觉得这样解释好像不太好……  「玩赏用?什么意思?为什么男生要玩赏女生的胸部?」  「就是………男生跟女生要生宝宝前,会先让对方兴奋,要让对方兴奋就要先玩赏对方的身体,这样才能顺利生宝宝啊!」我开始觉得我在胡说八道了………  「生宝宝啊?怎么生?为什么生宝宝要兴奋?」完了……我又说了一个他完全不懂的东西……  「你健康教育没上过吗?妈呀……就是………男生把那根插在女生的穴穴射精,然后就会有宝宝,但是要女生兴奋湿湿的才插得进去………」说得我都开始脸红心跳的………  「哪根?穴穴?什么啊?」他一脸茫然。  「我我我……」我忽然一狠心,牙一咬,站了起来,到浴缸边边的平台上,靠着墙坐下。  「给你看好了………你过来看……」小政很听话的走过来,趴在我前面。  我把两腿慢慢打开呈M字型,让整个阴部呈现在小政的眼前………我伸手把阴唇拨开,让穴穴整个大开……  「这就是女生的穴穴………男生插进这里就会有宝宝………」  我在干嘛啊?忽然这样问自己。小政嘴巴张得开开,把脸埋到我两腿之间,在离我不到30公分的近距离,仔细观察着我的私处,这是我婚后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这样给人看私处,虽然是个孩子……  我忽然觉得整个全身发热,阴部更是热到麻麻的,阴唇开始胀痛,紧接着是一股热流从阴道口滚下………  「小君姊妳怎么有水从洞里流出来?」想也知道我下面已经泛滥成灾。  「那是女生兴奋的象征,就是这样男生才有滑润进得去啊!」  「那这颗是什么?」我低下头,他指的是我的阴蒂。原来阴蒂已经因为兴奋整颗外露,红红亮亮的像颗红豆………  「这颗叫阴蒂,也是女生兴奋的象征………兴奋时会变大胀起来………」  「那所以小君姊妳在兴奋喔?」  「唉唷你问这个干嘛,被人看当然会啊………」他越问我脸越红越热………  「那我可以摸吗?」  「摸?!」喂喂,这小子会不会太得寸进尺,我都已经被你看光了还想摸?  可是他只是个孩子啊!摸又不会怎样。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想法又冒出来催眠了我自己,还是我已经有点邪念的想被摸,我答应了他………  「好……啊,你摸摸看,很软喔………」我把阴唇更用力的往两侧拉开,让整个穴肉几乎都露了出来………  小政第一个攻击的目标竟然就是阴蒂,而且是狠狠的往正在兴奋当头的阴蒂上猛压下去………  「哎唷~~~啊~~~~~」像是被包覆在肿胀阴蒂里的欲望被挤压破裂一样,我全身像被高压电通过,大喊了出来,双手放开了阴唇紧捏着大腿,全身颤抖着,险些坐不住倒下去………  小政被我吓一跳,赶紧把手缩回去,连忙喊着「对不起对不起,小君姊……」  「那边………不能……不能这样暴力啦………啊……嗯………」我喘着气轻哼着,「没……关系啦………还要不要再摸?」被压破欲望的我好像变成有点停不下来了。  「嗯好」我又把身体坐好,把阴唇拨开,小政仔细的用指尖轻触每个地方,从阴蒂,到阴唇,到穴穴里的肉,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的仔细观察抚摸………我把头靠在墙上,闭起眼睛,满脸通红,全身发热,不停的喘气,也拚命的用「他只是个孩子他只是个孩子」在压抑自己不要发出叫声………  这情景应该很奇妙,在偌大的浴室里,一个28岁的少妇,正全裸的张开腿,坐在墙边给一个14岁大的孩子抚摸着阴部,少妇已经进入兴奋状态,不停的喘气………  我睁眼偷喵小政小号的家伙,开始压抑不住自己头脑的坏坏幻想………这孩子勃起会有多大?如果是我来帮他弄硬的话,有没有可能?这小号的家伙如果插进来是什么感觉?也好久没跟老公做爱了,跟别人做一次应该可以吧?  脑中开始浮现小政趴在我全裸的身上,我不断的大声淫叫着,镜头慢慢拉到后面,他那小小的家伙正在抽插着穴穴的特写猛然浮现了出来,穴穴里好热好热………不行不行,人家只是个孩子啊,怎么能跟我做爱?  「小君姊妳还好吧?」忽然来自下方的刺激停了,一句话把幻想的泡泡打破,小政在我面前狐疑的看着我………  「啊…啊…没事,不摸了?」我赶紧起身整理一下自己的失态,跟小政一起跳进水里,帮自己降温一下……  「看小君姊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不敢摸了………」  这个傻瓜…………  「不是痛苦,是舒服啦………小政谢谢你啰!」我笑着推他一下头。  「舒服?」  「哎唷算了,说了你又不懂,等下又是我牺牲色相………好啦,该起来睡觉啰!」  我们起来穿了衣服回到客厅,把客厅收拾了一下,我就催他赶快进他房间,上床睡觉了。  而我则是睡主卧室,躺在很大的双人床上,想起刚刚的感觉,脱掉了内裤,侧身躺着,把手夹在双腿间,中指和无名指放进一直湿搭搭的阴道里,轻轻的进出,任凭自己呼吸喘息轻声吟叫,直到自己沉沉睡去………                                (二)  「小政不可以喔!不可以舔………啊~~~~~」  小政硬是把头埋在我的双腿之间,舌尖轻轻的点着我的阴蒂,再往下游移,划开了柔软无抵抗力的阴唇,伸进了中间穴肉,狠狠的刺入了我的阴道………他的舌头好长,彷佛可以一直插到我的子宫深处一样,一直延伸一直延伸………  「不可以啦~~~~你很坏 ~~~~」  小政抬起头看我,眼神邪恶到我完全不认识,嘴角还铺满着我大量的淫水………  「小君姊………小君姊………妳在做什么?要起床吗?」  嗯?什么?起床?ㄟ?  眼前蒙眬的出现另一个小政的身影,就站在旁边………  「呀~~~~~~~」我忽然才意识到我是在睡觉,全身一丝不挂也没盖被,双腿还大开着………原来刚刚刺进阴道的是自己的手指,而小政不知道在旁边看了多久…………妈呀!羞死人了啦!  「小君姊,妳还好吧?怎么了?脸好红喔!」  「你先出去啦~~哎唷~~~~」我本能般的连忙翻身遮住自己的下面。  「等下再解释给妳听啦!快出去!」我一边把枕头朝他丢过去,他吓一跳,连滚带爬的跑出房间。  这是第一次在小政家过夜的第二天早晨,我就做出了令人害羞的梦和自慰给小政看的蠢事………  我穿上内裤,拿起裙子正要穿,忽然觉得自己早就被小政看光了,又何必遮掩那么多,让自己舒服点吧,在家也都没穿衣服习惯了,就把裙子和上衣堆到一边,裸着上身走出去到厨房帮小政做个简单的早餐………  「吃早餐啰!」  果然在餐桌上,小政看到只穿着内裤的我,也没什么惊讶,反而兴冲冲的问我刚刚我在床上干嘛,为什么要把手指头插在里面………  「那个是………是小君姊兴奋了嘛………女生兴奋就会想把男生的那个放到里面去………可是又没有,所以只好放手指进去嘛………」  「那是什么感觉啊?」他似懂非懂的看着我。  「一种被充满满的感觉………哎唷这很难形容啦,你快吃啦,要迟到了!」  老实说,那种感觉还真的不好解释,一种渴望被充满的欲望,然后又被充满的满足感,是舒服,一点痛,也是一种幸福………这样说明他大概也不能体会吧………  急急忙忙的赶他去上课后,我也回主卧室把衣服穿一穿,赶着要去购物。小政家大门是先进的密码锁,只要密码就能开门,所以知道密码就可以进出无阻,倒是那堆复杂的按钮难倒我了,搞了好一阵子才把门锁好,这么大的一间房子,我可不希望因为我而遭小偷哩!  这晚过后,我和小政之间变得更没有距离了,我也开始随便起来。  常常随便乱穿就去帮他上课,尤其是我本来就不爱穿内衣,所以干脆都不穿内衣就过去,有时候觉得闷热,还会把牛仔裤这类厚重的外裤脱掉,穿着内裤教课,小政也看得很习惯了,完全不以为意,也能很「专心」的上课。(这点倒让我有点不满)  一天晚上,小政拿出一张他今天英文小考的考卷,很得意的跟我炫耀他得了100分。  呵呵~~~~果然强将手下无弱兵,我这两个月苦心教学把这个英文猪头教出一点成绩,虽然可以确定一定是蒙到的,但是在这个月以前,这家伙要蒙到100分的机率是零耶!所以我还是很有功劳的!  「哇!小政好棒!小君姊要奖励你,说,想要什么东西我送给你?」我也跟着很得意起来。  他偏着头想了一下,说出一个让我没想到的答案。  「我可以再吸一次小君姊的胸部吗?」  「啊?」我是真的没想到他会说这个答案,虽然不用花钱没错………我愣住了好一下子。  「不行的话我再想一下别的………」  「啊没有啦,好啦,真的那么想的话,就给你吸吧!」  吸一下也没什么,就像上次洗澡一样,我也没少块肉,「孩子嘛」…又是这样的想法很轻易的说服了自己………  我表现出一个大姊头的大方,把上衣掀了起来,露出了左胸。  「嗯,来吧!轻一点喔!别咬伤它喔!」  他像是看到一样好吃的东西一样,很兴奋的把头靠过来,一张嘴就含住乳头,用力的吸,他的舌尖不断用力的挤压着乳头,彷佛拚命的想把奶水挤出来似的………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又像被电到一样全身震了一下,嘴里还不小心发出了「嗯~~~~」一声,和老公做爱一样的声音………  这孩子啊………是真的不懂,还是缺乏母爱?我轻轻环抱着他的头,像一个温柔的妈妈在喂奶一样………  他这一吸吸了好久,可能也没什么力了,力道开始转轻,却变得轻轻柔柔,更有挑逗性,冷冷的身体随着胸部传开来的加温,又开始滚烫了起来,两腿之间的温度更是上升快速,可以感觉到我那敏感的地方,又开始汨汨的流出水来………  「小政,换右边………」我掀起了另一边上衣,他放开了被吸得硬挺挺的左边乳头,一口含住右边乳头继续的吸起来。  小政长时间的吸允平衡了两边胸部的热度,身体各性感点被缓缓加热的感觉是很微妙的,不像老公每次总是像应付一样的舔了两下,就急忙的去舔下面,想要把它舔湿好快快插进来………  男人总是这样忽略了女人全面性的需求………  我把右手握拳,紧紧的夹在两腿之间,用力的按压着那里,想试着疏解一下这种兴奋的感觉,可是却只带来更强烈的感觉………  于是左手开始情不自禁的放在左边胸部上,轻轻按压着,有时用指缝轻轻夹着翘高高的乳头,右手也不再握拳,变成一根根手指,隔着布料一根一根的去骚动肿胀的阴蒂,我可以想象我的阴蒂早就探出头来,渴望着被抚摸,但回传到指尖上的却是早已从布料渗透出来,黏糊糊的淫水,在内裤上晕成一片,把手也弄得黏糊糊的………  我好想脱掉内裤……把大腿打开开的好让阴唇也开开的…然后把手指放进去………不……我好想……被男人的那根狠狠插进来……插到底……好热………  不行!我在干嘛啊!他是小政,不是老公啊!我的最后一丝理智忽然从黑暗中唤醒了我………  「小政………吸太久了喔!该放过小君姊了喔!」  「喔,对不起………」小政松开了乳头,因为用力吸的关系,脸色也变得红红的。虽然是放开了,但眼睛还是盯着我的胸部不放,一付不太情愿的感觉。  「这么喜欢吸小君姊胸部啊?吸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我一边问一边把衣服放下来整理好,乳头尖端湿湿凉凉的感觉还很明显。  「好像是吧,我也不知道,就觉得很软,很舒服的感觉………」  「那以后只要你考试有90分以上,就给你吸好不好?啊~这样,90分两边都可以吸,80分只能挑一边吸,嘿嘿………」我笑着给他这个条件,反正这家伙要蒙到的机会应该不多,就算蒙到,让他这样吸的感觉其实还蛮不错的,又不用花钱买奖品,何乐而不为?  「真的吗?喔耶!谢谢小君姊!最喜欢小君姊了!」他忽然凑过来把手环绕我颈部,紧紧的抱着我。  这个举动倒让我小小的吓一跳,因为只比我矮三公分的小政,抱紧我的感觉不像一对姊弟,也不像母子,比较像是一对恋人的拥抱………他抱了一下下就放开了,但刚刚这个复杂的情绪却留在我心里………  我抬头看了一下时间,刚刚好15分钟,也就是说如果被小政吸超过15分钟,我的身体就有可能会失控,以后送他奖品的时候,可千万要控制好时间。  但是在搭车回家的路上,被小政加热过的身体却还是像一团火球一样,一路燃烧着,让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脑子里开始不受控的涌现一些画面,一下子想象着小政硬起来是什么样子,一下子想到跟老公新婚时激烈做爱的画面,那时老公总是喜欢从背后把我压在厨房流理台上,把我一条腿拉得高高的,从背后狠狠的抽插着,让我一点逃脱的机会也没有………  忽然一阵脸红心跳………确实………也好久好久没跟老公做爱了………那时候的花招激情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怎么会这样呢?感情淡了吗?  那就今晚吧!回家跟老公要一个激情的夜晚,看他要怎么享用我都可以啰!一边编织着要怎样摆性感的姿势让老公插入,一边脸红心跳的加快脚步走回家………  不过万万没想到,回家时老公竟然已经在睡了………才11点耶!  哇~~~~想哭了,怎么可以这样,不行不行!  赶紧去洗了澡,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然后裸身到老公身边躺下,凑过去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他,慢慢的往下摸,直到摸到老公垂垂软软的长毛象,开始轻轻柔柔的上下搓揉着………  「嗯………?妳回来啦?」他好不容易醒了………  「嗯………对呀………回来欺负你!嘻~~」我把胸部紧紧压在他身上揉啊揉,又使坏的把腿往他身上跨夹紧他,好让湿搭搭的阴部贴在他大腿上,然后开始上下扭腰摆臀,用大量淫水帮他大腿做护肤………  「老婆好想要喔………你看………」我抓着他的手往阴部摸,想让他感受老婆下面的嘴巴有多饿………  「是喔………可是我好累耶………」他拥懒的打了个哈欠,一付对我的热情没兴趣模样。  天啊!竟然跟我说好累,老婆都这样拼了………  「哎~~唷~~我们一个月没爱爱了耶!你都不会想要老婆的喔?」  「今天真的很累嘛,改天嘛!」  「不行啦!老婆现在就要嘛,只要插进来一下子就好,好不好嘛!」我开始急了,哪有人这样子,美女老婆主动要求做爱竟然拒绝?  我趴下去,抓起他软趴趴的长毛象,一口含下去,很心急的开始套弄了起来,我像是一只饥渴的野兽,卯足全力的在运用所有技巧,一下用舌尖挑逗龟头,一下子又亲又含他的蛋蛋,心想把他弄硬就不信不想进来………  忽然,他坐起来,两手捧住我正在忙的下巴,用力的把我的头拉离了他的家伙,这突如其来的力道,让我差点扭到脖子,一下子被拉开的嘴角还牵丝挂着口水,接着他那完全没有硬起迹象的家伙上………  「好痛」这两个字根本还没办法喊出来,就被他狠狠的吼回来………  「跟妳说今天不要!妳听不懂吗!」凶狠的眼光,好像我做错什么事一样……  我真的吓到了………一瞬间,我的性欲马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被羞辱的愤怒。我甩开了他的手,把我嘴角狼狈的口水擦掉,抓起棉被走出房间,走到客厅沙发躺下………  忽然觉得今晚的自己是个白痴………  想什么激情之夜,想什么挑逗演出………换来的竟然是自己的狼狈和不堪,可笑………  眼泪从嘴角滴下,滴到沙发上变成一块一块的水渍………  我想我今晚是没办法入睡了………                        (三)   起床时已经是下午2:00了………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这倒是我第一次睡沙发,而他竟也没有出来叫我进去,就让我这样裸身睡在客厅,然后他自己早早的就去上班了………  我有点难过的走到浴室盥洗,看着镜中自己的裸体………  镜中的那个女人,胸部还是圆润尖挺,腰还是纤细,肌肤也依旧光滑柔软………可能比婚前多了一点点的小腹吧,但不至于到一点魅力也没有吧?想到昨晚他完全没反应的小弟弟,还有自己像淫妇一样的难堪就觉得想哭………  我好歹只是个28岁的少妇耶!我还有青春,我年轻的身体会想做爱啊!我把一条腿抬起来放到旁边的浴缸边上,从镜中我看到两片微开的阴唇,和垂涎欲滴的水珠………它们还是那么的诱人细致不是吗?为什么你不要?!我以前在公司在学校可是一堆人黏着的耶!几任男友也是拼老命的打我身体的主意,饥渴得很,为什么你却不要?  忽然想起,不想碰我的男人,除了昨晚那个死家伙外还有一个,是大一初恋的学长,大一情窦初开的我,一心想把自己献给他,我们甚至在沙滩上帮对方口交,没经验的我竟然做出在沙滩上全裸,还渴求他进来的大胆举动,但却被拒绝了,那时候的羞愧更大于昨晚………  后来那个学长毕业后忽然完全消失了,我还难过的为他守身如玉,直到大四才真的让第二个男朋友插进来,失去了处女……  我爱的都不想碰我,一堆想碰我的我却没很爱………  或者……我真的太好色了?需求量太大了吗?  反正,我不想待在家里了,甚至今晚我不想再看到老公了………  我随便吃了点东西,穿上衣服就出了门,但不知道该去哪里,却自然而然的坐上往小政家的公交车,我也不很了解是为什么,可能我的生活圈就只剩下这样了吧………  到了小政家门口,我像是进自己家厨房一样轻松的打开了密码锁,进了小政家,大喇喇的当起了女主人………  才3:30,小政最快也要5:00才会回家,这段时间这间大房子就归我管啦!我开始东翻翻西瞧瞧,好奇的跑到主卧室里去翻抽屉,感觉就像是个闯空门的「雅贼」,不偷钱只偷秘密,神应该会原谅我这个失意的女人吧?  忽然发现小政爸爸的书桌最右下的抽屉是锁着的………  每个老师都有教,「凡锁着的东西必有秘密,凡有锁的东西必有钥匙」………而冰雪聪明的我,当然知道要去翻地毯,花瓶,但是却没想到最后找到的地方竟然是上面的抽屉……小政爸爸果然很能实践「最危险就是最安全」的道理………  里面放着是一张旧旧的年轻女人照片,和一卷VHS录像带………  难道这就是小政的妈妈?好~好~~好漂亮啊!照片中的女人留着一头长发,穿着一件端装的套装窄裙,清秀的鹅蛋脸,亮亮的大眼睛,既高挑腿又修长,好有气质的一个女人,真的当场甘拜下风,这没得比的………  仔细一看,她的五官其实就是小政的改良版,鼻子弄塌点,脸拉长一点,就是小政的翻版,但是一样拥有那双聪明的眼睛,却可以让我很确定的认定她就是小政的妈妈………  为什么她会死呢?是生病还是意外?还是被………哎哎~别乱想了………  我放下了照片,拿起了VHS录像带………什么年代了,都已经DVD满天飞了,蓝光都来了,还有这种旧东西………但是,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才会这样小心保留着………所以呢,这房子里一定有一台可以看VHS的老放影机吧!  果然不负苦心人,在衣柜深处被我挖出来了,马上拿到客厅,把它接到电视上,录像带放进去………  没想到播放出来的东西真的让我瞠目结舌………  刚刚照片里那个气质女子,裸体出现在屏幕上,她坐在床上,靠着倚在床头,双腿大开呈M字型,一只手放在又圆又大的胸部上用力的搓揉,一只手用手指把两腿间的穴穴狠狠拨开,红红的穴肉和中间的洞口清析可见………  「在拍了吗?美不美?」她微笑起来像个天使,与她魔鬼的身材和动作根本无法联想在一起………  「在拍了喔!来,把手指插进去………」拍的人,应该就小政的爸爸吧?  画面上的美女开始一根一根的把纤纤手指塞进她的穴穴,每插一根就抽插几下,配合几声「喔~~嗯~~~」的叫声,接着一根两根三根………像是无法填满她的穴穴欲望一样,她最后五根手指全塞了进去,手弄得像根圆锥一样,不停的往穴穴里钻,嘴巴开始不停的「嗯~~~啊~~~~~」的大声叫………  「老公,我不行了,快来………」小政妈妈娇嗲的喊着,小政爸爸马上把摄影机放在旁边对准床上,背对着走进画面里,没有多说什么,立刻把她的手从穴穴里「拔」出来推倒在床上,把她两腿用力打开抬高,举到快到头上,然后抓着已经硬挺挺的家伙,二话不说,对准了她的穴穴,直接插进去,一秒钟的时间直接插到底,整根没入她的阴道中………  这一瞬间她发出了「啊~~~~~~~」拉了长长的一声,好像忽然得到释放的感觉………  这真的太震撼了………我从没看过真枪实弹的真人演出,原来小政爸爸跟冠吸兄有一样的僻好啊………  小政爸爸开始疯狂的抽插起来,画面镜头正好对准了他们性器官接在一起的特写,粗粗的阳具随着每一下进出把小政妈妈的阴道的嫩肉拖出来又塞进去,撞击声劈劈啪啪的,小政妈妈也像完全放开似的大声「啊啊啊~~~喔喔~~~喔」的叫,美丽的身体被扭曲着还是那么的性感………  眼前的画面实在太精彩了,我一直没解开的性欲又被挖了出来,并且更加强烈,在强力加热下,我感觉到自己两腿间两片阴唇开始膨胀,甚至开始胀痛,乳头也热烘烘的告诉我它们想出来………  管不了这么多了,我需要解决一下,索性把衣服全脱到一丝不挂,裸体坐到沙发上,两腿开开的跨到茶几上,对着电视一手把阴唇拨开,一手用力的搓揉着阴蒂,身体随着搓揉上下摆动,淫水开始像泉水般大量涌出,感觉到水沿着股沟一路流到皮沙发上,整个屁股跟沙发间黏糊糊的一片,像极了在演A片的欲女,眼睛盯着画面上女人穴穴被塞满满的抽插着,全身像着火一样………  我不管,我也想要跟小政妈妈那样被插,同样是女人,我的穴穴也渴望被满足!!………  我开始四处抓一个可以插入我穴穴的东西,先是抓了旁边的一个保特瓶,用力的往穴里插进来,却发现瓶口好短,根本插不到深处;又拿了电视摇控器,尝试着要塞进穴穴,却发现太宽了,小穴容纳不下………怎么办,好想要,都没有东西可以插,穴穴的水一直喷滴下来,快要溃堤了……  忽然喵到客厅柜子里摆了一支网球拍,它的皮制手柄吸引了我………我也不管我湿搭搭的水是不是会弄脏手柄,也不管那么粗的手柄会不会擦伤我柔嫩的阴道壁,我把它反过来,左手用力拨开挡路的阴唇,右手拿着网球拍手柄,用尽力气的网穴穴里桶………  手柄开始开天辟地,把穴肉往两侧推开,开始往我阴道深处钻,一寸寸的被我的穴穴吞噬,我被侵入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但是不但size很粗,手柄上的皮质也很粗糙,还一下子把我的水都吸干,不但磨得我阴道壁好痛,也只能插进去半根就受阻了………  可恶,再进去一点嘛!这种插到一半搔不到痒的感觉更让人心急,我横躺到沙发上,把一条腿抬起来放到椅背上,好让腿能打更开,再用力的把挡路的阴唇往两侧拉开,然后用力的拉住网球拍往里面捅,但还是没办法让网球拍顺利推进,只是让被吸干的阴道壁更疼痛而已………  眼看着电视上小政妈妈已经换成背后姿,粗大的阴茎很顺畅的在她高高翘起的臀部间缝隙快速进出,她甩着长发,还带着一丝微笑,感觉很舒服的样子,看了就叫人嫉妒,真是气死我了!  正在开始不爽的当下,忽然听见大门有人正在按密码锁的低低搭搭声,哎呀!不会吧!  我赶紧把电视关了,然后赶快要把网球拍拔出来,却发现网球拍的手柄把我阴道里的水都吸干了,皮质手柄整个黏在阴道壁上拔不出来,用力的拔只看见穴肉被拖出来,一放手又被穴肉拉进去,一公分也没出来,而且还痛得要死………  哇!这下糟糕了!不但裸体,腿间还插着一根拔不出来的网球拍………我急得像热锅蚂蚁一样满脸通红………  推门进来的果然是小政,我竟忘我到没注意时间,我赶快背对小政把两腿间的网球拍夹紧,先发制人的大声喊………  「小政!我是小君姊!先别过来!」  「小君姊?妳怎么会在这里?妳怎么没穿衣服?」他一边问还一边走过来。  「等下!不要过来啦!」我急得大声叫出来。  「怎么了啊?」他停住脚步。  「去……去………你家有没有果糖或蜂蜜什么的,去帮我拿来………」  「喔!有啊,等我一下………」他丢下书包,很快的跑去厨房。  「拿来了」他很快的拿了一罐果糖跑回来。  我接过来,想把果糖的喷嘴塞进去挤一点,却发现自己的角度看不清楚穴穴,怎么插都塞不进去………  唉,事到如今,也只能求他救我了,丢脸就只好丢脸了………反正只是个孩子嘛,应该………不会怎样吧………  「嗯………小政………小君姊拔不出来,帮我挤一点进去润滑……」我害羞的把身体转过去,面对他把两腿打开………  他好像对眼前的景象感到不可思议,嘴巴张得大大的。  「怎么会这样?」  「哎唷!你别管了啦!就照我说的做嘛!」我羞到一个无地自容,哪有一个家教老师干这种蠢事叫学生救的,大概只有我了吧?  他蹲在我两腿之间,拿着果糖罐………  「把小君姊的穴穴再拨开一点,然后把喷嘴塞进去挤一点」  他很认真的照着做,把已经被塞得很紧的穴穴再掰开一些,然后把果糖喷嘴插进去,不过却让我已经紧绷的穴穴忽然抽了一下,我喊了一声「哎唷」,整个身体也震了一下,结果网球拍跟着震了一下,打到小政的下巴………  这实在太好笑了………我们两个先静了三秒钟,然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哈哈大笑了起来,我整个人笑到往后仰,结果网球拍又跟着往上抬,「叩」的一下又敲到小政的下巴,小政痛到往后打滚,果糖也掉了出来………  这实在太好笑了!我没办法考虑到小政的痛,又自顾自大笑起来。如果是日本综艺剧,大概会打上「股间凶器家庭教师」之类的大标吧!小政坐起来,哭笑不得的捧着下巴,还是很认命的爬过来继续帮我解难。  「小政对不起……哈哈哈哈……哎唷我不应该笑你的,等下给你安慰一下嘛」  不过这场闹剧减轻了我害羞的感觉,让我很轻松的面对小政,这次终于很顺利的把果糖挤进阴道里,网球拍开始有松动的迹象。  「帮小君姊拔出来吧!」  小政很认真的一点一点的把网球拍抽出来,不过我还是会痛得「嗯~嗯~」轻轻的呻吟,最后整根拔出来的时候,看到整个穴穴红通通的,穴口开开的合不起来,还有果糖慢慢的流出来,有点凄惨就是………呼真是见笑了………  忽然看到他盯着我的穴穴猛瞧,这是他第二次看见我的穴穴,而经过这场闹剧,我也被看得没啥感觉了。  「小君姊想去洗个澡,全身都是汗水,穴穴还都是糖,蚂蚁会爬进去的………」我起身往浴室走去,顺便回过头问他。  「要不要跟我一起洗?」  「喔!好啊!」他很高兴跟我一起进浴室,水才刚开始放,他就已经把全身脱个精光了。  「ㄟㄟㄟ~~小政,好歹顾一下这边有一个美女,你怎么一下子就裸体给我看啦?」  「喔喔,不好意思………」  他赶紧扑通一声跳到水里去,那样子还真好笑。我笑着坐到浴缸边的台子上,用勺子舀了一瓢水,然后把一条腿抬高,轻轻的冲洗穴穴,还仔细的拨弄阴唇想冲干净,却忘了小政就在面前,头一抬起来,就看到小政两眼直直的正对着我的穴穴………  「干嘛这么惊讶的表情,你看过这么多次了………」反而是我自己害羞了起来。  「没有啦,只是觉得女生那边好特别喔!怎么会这么软………」  「这是女生要生宝宝的地方啊,当然软啰!上次你不是有摸过,很软吧!」我一边说还一边捏了一捏自己的阴唇,好像在证明它们真的很软一样。  「嗯好软喔!很好摸的感觉。」  「不但很好摸喔!还很………好吃………」妈呀!我又在说什么?  「吃?这可以吃喔?」他一脸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当然可以啊,不过只能舔一舔吸一吸,当然是不可以真的吃下去的啦………想不想吃吃看?」  我忽然色心又起,再加上很久没被舔穴穴了,很怀念那种感觉………只是让他舔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真的可以吗?」他还是睁大了眼睛一脸兴奋样。  「算是今天谢谢你吧!救了小君姊,刚好还有果糖喔!甜甜的,嘻嘻………来过来我教你,以后你可以用在女朋友身上………」  我大概真的是昏头了,一连串的话连我自己都不太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把两条腿都抬起来,再度让腿呈M字型张开,小政整个人靠到穴穴前。  「嗯来,用舌头舔………」我用手指轻轻拨开已经胀大的阴唇。  小政很听话的伸出了舌头,用舌尖轻轻的碰了一下我的………阴蒂………  「哎唷~~」全身又像触电一样震了一下。  这小子!怎么每次都从我最敏感的阴蒂下手啊?穴穴这么大一个,就偏要从那颗小球开始,真是整死我了………  「你怎么………每次都先从球球开始啊?」我伸手敲了一下他的头。  「因为………球球好大好明显嘛………」他一脸无辜被揍样,我低头看了一下,果然阴蒂早就跑出来见人了,每次兴奋都这样,真是沉不住气………  「好啦,那随你啦,舔要整个都舔喔,不能只舔球球喔!」  他点点头,很快速的又把头埋到我两腿间。  这次他很听话的从阴唇开始舔,柔软又带一点粗糙的舌苔从两片阴唇上扫过,然后往上扫到阴蒂,一阵苏苏麻嘛的感觉传上脑袋,在全身游走,让我不由自主的「啊~~~~~~~~」长长的呻吟了一声,因为穴穴真的好久没有这样被触碰被磨擦的感觉了,女人还是需要这些宠爱的啊!                          (待续)[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善了个哉的 金币 +15 合格